立即预订
0793-7348888
元宝上河

1985年8月出版的婺源地名誌记载:上河,北距下街2公里。(朱氏宗谱):附近长田(已废)朱姓建村于河西岸土岗上,已40代(建村约920年)。40户,231人。在以前的上河,有三条巷:上鼓巷、中鼓巷和下鼓巷,现在的上河,就分上村(北面),以杨姓为主;中村(东面)和下村(南面),以朱姓为主,有80余户。传说,婺女神从天上降临人间,刚好在上河砸出个大元宝型,因此,上河是块风水宝地,本应该是出天子的地方,但由于岳飞经过婺源时,这块天子地被岳飞给破了。虽然,这只是个传说,如果我们从航拍图上还是可以看出,河水从东往西环上河而过,上河就犹如个大元宝。

上河村朱姓与南宋著名的理学家、教育家朱熹同宗。该村在元、明、清之际,曾昌盛一时。

一个古渡口

  在下村的河道边,原来有一个古渡口。据传,这个渡口是有两艘船的。一般的渡口都是一艘船就可以了,为啥这渡口却要两艘?原来,在明、清时代,徽商经营十分繁荣,溪头、段莘外出经商的来回,都要经过这个渡口,在过渡口时人多,往往要等到本地的人经过了后才可以过渡,一条船根本就来不及,这样就浪费了时间甚至影响了生意,于是,段莘的商人,就另造了一条船(这就有了两条船),一条渡过往的本地人、一条就渡南来北往的外地人。从这个古渡口,就可以看到上河的兴衰了。

一个茶亭

  婺源以出产“婺绿”闻名,近代上河村村民,主要以生产和加工茶叶为主。清代时,婺源有茶亭188所。下了船后,人们就可以看到一个叫“理气亭”的茶亭坐落在路口。这茶亭为什么叫“理气亭”? 一层意思是,朱熹以“理”作为自己哲学体系的基本范畴,明确阐述“理”与“气”的关系,认为“理”产生于天地万物之先,即“理”先于“气”,“气”依“理”而存在。万物有万理,万理的总和就是“太极”,太极即“天理”。跟天理对立的是“人欲”。“圣人之教”是要人们“存天理,灭人欲”。人的天性本来都是善的,只因各人禀受的“气”有所差别,所以气质的性有善恶、贤愚的不同。因此,朱熹的后裔据此而取名“理气亭”;另一层意思就是,南来北往的人们,为了生计,奔波劳碌,走到这里,用我们婺源话来说,就是可以“歇歇气”了。在亭口的柱子上就是挂着“对面那间小屋,有凳有茶,行家不妨少坐憩;两头俱是大路,为名为利,各人自去赶前程”的对联。在这茶亭休憩品茶,人们往往感觉特别沁人心脾。

一口古井

  在古樟的附近,有一口古井,古井所处的地势恰似一个我们婺源以前手工榨油的油榨,而流出来的水就好像是油榨榨出来的油,古井的形貌就像是一个油桶,因此,这口古井就叫“油桶井”。这口古井历经多少年代,现已无法考证了,但这口古井的水却从未干涸过,四季生津,活水常涌,依然清澈甘甜。为什么在“理气亭” 品茶的人们感觉特别沁人心脾,不光是婺绿茶叶好,这跟茶亭所用的这古井的水是分不开的。

一条古驿道

  出了茶亭,就有一条古驿道了。这条古驿道,往北,在本县境内,主要通往段莘乡和溪头乡。出了县境,再过去就是到安徽的休宁和屯溪了。驿道青石板铺地,两边树木茂盛,特别是在进上河村口,有一棵大樟树和驿道的两边还有两棵大枫树,即使在炎热的夏天,旅人经过树下,也是“风吹罗带,冰冰凉”啊。

一座婺女庙

  在我们婺源,村子基本上都是傍水而建,每个村子都有一个“水口”。在上河的水口,有一座婺女庙。(婺女,星宿名,即女宿。又名须女,务女。二十八宿之一,玄武七宿之第三宿,有星四颗。)庙分两层建筑,庙中供奉着三十六尊菩萨,中间的主位上就是供奉着我们的婺女神像,神像两边的大柱子上,挂有唐朝厉玄写的朱熹亲笔题的一幅对联“婺女家空在,星郎手未携”。据村中的长者回忆,庙前还有两盏天灯。奇怪的是,庙的建筑呈一个“鳖”型。为啥要建成“鳖”型呢?这就是为了要守护传说的上河那块“天子地”了。据传,每逢汛季,要涨大水前,庙里的庙祝都会鸣锣敲钟警示村民,也警告河水不要淹了百姓宁可淹庙,但再大的洪水也只浸到过庙的墙根。

“十八家”的传说

  据村里的长者说,他们小时候还见过十八家的大宅院子。虽然名叫“十八家”,可不是十八栋房子。这个大宅院,有四个厅堂、四口天井,里面住着十八户朱姓人家,因此称之为“十八家”,可见当时的朱姓在这里是多么的繁荣啊。在正堂的中央,挂着朱熹后人抄录的朱熹家训“君之所贵者,仁也。臣之所贵者,忠也。父之所贵者,慈也。子之所贵者,孝也。兄之所贵者,友也。弟之所贵也,恭也。夫之所贵也,和也。妇之所贵者,柔也。事师长贵乎礼也,交朋友贵乎信也,见老者,敬之;见幼者,爱之。有德者,年虽下于我,我必尊之;不肖者,年虽高于我,我必远之。慎勿谈人之短,切莫矜己之长。仇者以义解之,怨者以直报之,随遇而安之。人有小过,含容而忍之;人有大过,以理而谕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人有恶,则掩之;人有善,则扬之。处世无私仇,治家无私法,勿损人而利己,勿妒贤而嫉能。勿称忿而报横逆,勿非礼而害物命。见不义之财勿取,遇合理之事则从。诗书不可不读,礼仪不可不知。子孙不可不教,僮仆不可不恤。斯文不可不敬,患难不可不扶。守我之分者,礼也。听我之命者,天也。人能如是,天必相之。此乃日用常行之道,若衣服之于身体,饮食之于口腹,不可一日无也,可不慎哉!”。宅院的门楼为砖雕,粉墙黛瓦,是典型的徽派建筑。宅院前有一个很大的园子,门前种有雌雄两棵桂花树,一为金桂,一为银桂(即为雌雄),开花时节,不光宅院里就是全村,都能闻到阵阵的丹桂飘香。传说,李坑有一女子嫁到十八家后,怀孕了三年六个月还未生产。娘家来人了,看到家中养了一猫一狗,每天轮流守在屋脊上(为什么这猫和狗要跑到屋脊上去呢?原来,朝中有面镜子,可以照出这里要出天子的秘密,猫、狗上屋就是为了挡住镜子不让朝中发现这个秘密的),到了吃饭时就轮流下来吃食,于是就发话了,“只见过猫上屋还没见过狗也上屋的”。家主人听了,觉得也是啊。于是就把那条狗给打死了。可怜那只猫为了守在那,没了狗来换班,不能下来吃食,结果就被饿死了,慢慢的,腐烂了就剩下骨头挡在屋脊上。后来,由于房屋漏水,盖漏的人上去盖漏,就把骨头搞了下来,这也不打紧,没了骨头,房屋上就长出了根腾来,这根腾的枝叶又挡住了朝中的镜子。可是,这根腾啊,越长越茂盛,搞得房屋到处漏水,于是又把这根腾给砍了。。。(没了遮挡,朝中就看出了这里要出天子的秘密,于是就派岳飞来破了)。

一母三胞

  怀孕女子的丈夫,见妻子怀了这么久还不见生产,就请来了先生。先生告诉他说,要等到天上打天锣才生。这丈夫欲让妻子早日生产,就想出了个办法来,用一面锣盖在井上,使劲敲,就发出来沉闷的声响,犹如天锣。“天锣”一响,妻子果然就生产了。一生就是三胞胎,而且孩子一生下来就会说话。首先生下来的是个红面的,丈夫见了好生害怕,以为是什么怪物,就把他按在水里淹死了;第二个生下来的是个黑面的,黑面的一生下来就问他妈妈,哥哥到哪去了?妈妈告诉他:“被你爸爸淹死了”,黑面一听,也跳河自尽了;第三个生下来后,也问妈妈,他的两个哥哥到哪去了?妈妈告诉他说,都死了,于是又问,家中有芝麻吗?妈妈回答说没有,老三一听,也气死了。原来啊,老三就是传说的“天子”,红面的是他的文官,黑面的是他的武将,就是他的左右手。哪“天子”要芝麻用来做啥?那是用来撒出去后,多少芝麻就变成了多少兵了。本来,上河是要出“天子的”,结果被岳飞给破了。

一片“兵营林”

  村西南侧(村河南岸)鹄西洲位于段莘河中游,面积二三华里。南宋岳飞曾屯兵于此并开垦此洲种粮,获粮甚丰,岳遂将此洲改为万贯洲。万贯洲先存一片茶园和一片树林,称“兵营林”,这是一种说法。另一种说法是,岳飞到了上河,有一天清早,出来察看地形,远远见一女子,挑一担水桶在打水,于是就拔出箭来射向该女子,一箭射去,女子刚好往右侧身用左手提桶打水,结果箭从左耳飞过,射空了;岳飞就又拔出一箭射向女子,这女子搞好又往左侧身用右手提桶打水,箭又射空了;女子打完了水一转身,第三箭就来了,刚好就被这女子用嘴咬住(实际上是女子转身时被肩上的扁担打落的),岳飞见状,大吃一惊,就问该女子,女子答曰;“似我者千千万,胜我者万万千”,岳飞听后,暗想,这个地方,一个女子都尚且这么厉害,要是男的就更不得了啦。于是就跑到渡口对面的山上,坐在那观察着上河的地势,寻思破解之法。(不信,你可以到那山上去看看,当年岳飞坐过的地方,有一个屁股印,到现在都还是寸草不生)。岳飞坐在那一看啊,被他看出道来了,原来,就是那“鳖”型庙的“鳖”在守住那“天子”地,于是,岳飞就在渡口对面的山上,造了根如来柱,这如来柱的底下是莲花座,顶上为圆锥形,就像是我们这里捉鳖的人用的“鳖钎”, 这“鳖钎”的作用就不言而明了。现在村子里有的老人在小时候还看到过这根如来柱的。据传,以前这里种的是竹子林,每根竹子的每个竹节爆开后就是一个兵,这就是为“天子”准备的兵营,所以后来就叫“兵营林”。“天子”地被破、“天子”死后,竹子爆开,再还有兵?每个竹节流出来的都是血水啊。不管传说如何,但现在的这片林子,却是国家一级濒危鸟类黄河噪鹛的栖息地之一。

一个书院

  村中的鹄西书院,始建于明代正德年间的鹄西书院曾三毁三建,三迁三改,终而在村东向左处定址。后经岁月变迁,往昔书院繁盛景象洇没在历史长河之中。从村史断断续续的记载和村宗族的辈辈相传中,书院的大致面貌依晰可见:传说朱熹后裔中有一个名叫朱大和的人,有一些经历跟始祖朱熹相似。他出生时雨过天晴,彩虹斜挂。村中族长替其“洗三朝”时,发现怀中的婴儿面方额凸,圆粘乳际,天生一幅圣人相。可惜,这个朱大和八月大时一场感冒,高烧不退,以致两耳失聪。八岁失诂,母亲病弱,爱好读书的他不得不退出书塾,转而跟族人外出学做箬叶、茶叶生意,以奉家用。虽然,他听觉不行,但天资聪颖,加上母亲很好的入学启蒙,早早地就会背《千字文》,在伙伴中很有影响力。十五岁那年,他离开家乡。当他从村中的渡口上船回头望时,村口相熟的伙伴们站着为他送行。这时,雷声大作,河水上涨,朱大和头也没回的驶向徽饶要津。一转眼,十年过去了,朱大和昔日的伙伴考取功名的远走高飞,有的弃耕从商,只剩下一个留在村中坐馆授业。而朱大和因为能吃苦,师傅见他虽身有残疾,却两眼闪光,头脑灵活,又喜欢看书,十分喜欢,后来他还把女儿许配给他。生活安定下来,他便回乡探亲,得知母亲在他离开的第二年,因思念儿子抑郁而终。乡党见他可怜,一直瞒着。他悲痛欲绝,在母亲墓前泣不成声,咬牙切齿,捶胸吁气。众人远观惊叹而莫不敢上前,直至气绝。这时,天下起暴雨,村人搀其回书塾,以汤沃灌,不久复苏。妻子见状,大喜。朱大和摆摆手,指指墙院,妻子不解。坐馆授业的那个伙伴知道,赶紧跑过去,见有一株紫薇树下,有蚂蚁成群围绕成一个圈的模样。众人大惑,开挖,深约十余尺有一匣子,朱红色。打开,褐色皮囊里束着一张纸和数截乳发一看,原来是朱的母亲在他九岁那年埋下的。纸上是相人谶语,大意是:“向东无路,向北绝尘。身有将相命,憾在缺一门。有心为善,不以为赏;无心为恶,不以为罚。书自在用,翰林非子,亦是子……”坐馆授业的昔日伙伴,望了半天也不知所然。这时,朱大和叹了口气,用笔写下“即办书院,造福乡党”。半个月后,朱大和捐出一半资产,在鹄西洲建院。书院建制仿鹅湖书院,又有传统徽派建筑风格。始建落成后,天开晴。朱大和母亲墓上开出无数米色小花。人们都说,这是朱大和孝心感动上天。朱大和专修朱子理字,着意参禅,以此终老。后在一次大火中,鹄西书院毁于一旦。此后百年里,无人再提及这个书院。等到清康熙年间,上河村那个坐馆授业先生的后人,无意间提及祖祖辈辈口口相传的故事,受此感动,同时又十分羞愧,决定要延续这个书院。于是第二次重建,这一次选址在后山。书院建成后,上河村再一次成了文人活跃的地方。据传,江永、余懋学求学时皆在此留下过辨学论古的佳话。河运发达时期,每每经过上河村的航船,不仅能听到船工的号子,还有学院传来抑扬顿挫的读书声。清咸丰间,江浙闹长毛,婺源亦不能免祸,水运渐衰。书院在一次天兵纵掠焚烧中化为乌有。直到民国初年,由江谦在南京以乡书形式发起倡议,乡党拥戴村中望族朱熹嫡传后代善学者坐馆开讲朱子理学,以宏朱子思想,以达始创之愿。悠悠岁月,风雨更迭。现在,我们能看到的是曾经三处书院的夯土层和垦殖中不时翻出的砖瓦和钱币。只有它们在见证着这个“传奇”书院曾经的繁荣和沧桑。

  为什么要记住这个书院?原来,婺源“一门三进士,父子同史柱”,“茅屋书声响,放下扁担考一场”这样的光辉文化史,与这个书院有莫大的关系。据不完全记载,在现有的资料中,有关鹄西书院出现不下百次。历朝历代,婺源的读书人活动轨迹都离不开上河这个书院。

  这是一幅多么美丽的水墨上河画卷啊!

  婺源徽文化主要表现在,徽派建筑、祠堂文化、水口文化、村落文化、徽商文化、程朱理学、民俗文化、徽派菜肴、砚文化(歙砚)、历史名人、徽剧等方面。诸君来水墨上河,即可窥婺源徽文化之一斑了。